没有华为,手机都卖不动了?

2021-07-03 16:20:57

撰文/《财经天下》周刊吴迪牛耕

编辑/赵艳秋

赵奢的手机是两年前买的中配旗舰手机,当时价格5000多元。尽管机器还运行流畅、完好如新,但64G内存已经捉襟见肘。今年1月,厂家又发布了最新旗舰机。赵奢一个骨碌从被窝里爬出来,开始搜索配置。

但今年的手机让他大失所望:低配旗舰机的配置比去年反倒退步。屏幕从3200*1400像素降低到2400*1080,内存从12G降低到8G,减配了一颗景深摄像头,还取消了招牌的曲面屏、金属边框和玻璃后盖。他最不能忍受异形屏,期待这一代手机能实现屏下摄像头,但也没有实现。

在配置退步的情况下,今年新款手机的价格反而涨到7000多元。“网上说还不如买个2020年款。”但赵奢觉得去年款相比三年前的手机进步太小。纠结过后,他决定将照片导进电脑,卸载几个不常用的App,继续做“等等族”。

像赵奢这样,不愿为新手机买单的消费者并不罕见。多位手机业界人士向《财经天下》周刊分析:今年手机厂家普遍不知道用什么新功能去吸引消费者了。“无论从硬件还是软件,都没有很大的突破,包括这两年的折叠屏,在实用上还没有特别有吸引力。”

一位经销商表示:“即使是华为Mate系列,最近几年用曲面屏搭配类似浴霸的摄像头,也没能让消费者有换机的冲动。”

从数据上也能看出手机销量的停滞。从今年4月到5月,手机出货量连续两个月下降同比超过30%,4月同比少卖了1424万部,5月同比少卖1080万部。

手机真的卖不动了吗?

手机“震荡年”

在国内手机市场连续两个月“暴跌”后,业界传来了逆转的消息:6月,智能手机销售已经连续三周增长。这似乎能让手机企业和供应链长吁一口气。

一名知名市场机构的分析总监也告诉《财经天下》周刊:“今年四五月份的下滑,没有影响到我们对全年的预测。我们认为中国市场今年相对去年还会略有上升。”实际上,多家知名机构最新都预计今年国内手机市场仍会维持5%-16%范围的增长。

但一些常年身处一线的经销商们,多少持有不同的意见。

“整体处于震荡期。”线上经销商戴军对近期的一些市场行为,感到无奈又可笑,“6月份的战绩很多是平台打鸡血(大额优惠券),黄牛套券获利。”

图/视觉中国

他评估,“618”活动中店铺的真实销量可能会上升300%-500%,但是超过这个比例,基本都属于不正常订单。就他个人发现,在618当天,某款售价1000元以下的品牌低端机,有平台店铺一天就卖出了6000多台,而且同销量的店铺至少3-4家。戴军反问:“你觉得真实的客户会有多少?”平台套券一台手机就能赚30元,然后这些货全部流到二级市场。

“今年上半年销售并不好,除非你是这种非正规的操盘模式。”戴军吐槽,他自己店铺的经营状况,说白了是“吃也吃不饱,输血勉强维持”。

线下手机经销商,四川龙翔通讯总经理叶秀江也对今年没了特别大的期待,尽管时间刚过半。叶秀江告诉《财经天下》周刊,二季度公司门店手机整体销售下滑“还是比较严重的”。“和去年相比,我们相同的门店销量基本上下降了20%。”

二季度本来就是手机销售淡季,但今年的下滑幅度还是超出了这位老分销商的预计。作为国内老牌手机零售商,四川龙翔通讯旗下拥有260余家门店。

和很多人一样,叶秀江原本对今年的手机市场是抱有很高期望的,去年经过一轮疫情影响下的“砍店”调整后,期待一个大的回升。

市场起初也不负他们的期望。第一季度销售形势很好,国内手机销量达9240万台,同比增长了24%,甚至超过了疫情前的水平。经销商们乘着这阵需求反弹的风,多少都打了一个开门红。但市场的“转向”令很多人始料不及,后劲不足的问题快速显现,四五月份的销量突然下滑就是明显的体现。

2020年下半年开始,戴军去参加国产厂商们的渠道会,听到的都是对2021年市场的高期待,一方面是5G转化的规模需求,一方面是冲刺高端的机会。各个国产品牌早已摩拳擦掌,筹备抢夺华为的市场留白。

如今,半年过去了,戴军的判断已经成了“今年大盘肯定会比往年略有下降”。他把今年的经营目标定的极低,赚钱不敢想,“希望打平吧。”

叶秀江定义今年国内手机市场是“预想中的销售大年遭遇到了需求的小年”。这也构成了今年国内手机市场的底色。

他对今年的市场预判同样已经拉到最低:“现在这个状态,只要不再降低个百分之二三十,基本上就能够活下去。”

荣耀CEO赵明最近被媒体问及国内手机市场近来的销量下滑。他认为,今年是“吹尽狂沙始到金”的一年。他感叹很多浮躁和表面的东西影响了大家的判断。“市场上各种各样的诱惑,让大家产生各种各样的战略预判和预期,但实际上所呈现出来的结果可能会截然相反,或是令人大跌眼镜。”

换言之,“后华为时代”的手机市场行情极易被错判。从边缘城市到一线,从机构到经销商,业界对于手机市场下半年走势不同的声音和分歧,预示着今年的震荡行情可能仍会持续。

华为“退场”打乱原有节奏

在手机震荡年的形势下,6月19日,OPPO前副总裁沈义人发出一条微博称:“听闻‘几个品牌’、‘几款型号’害怕今年元器件缺货,下单备货一下就搞猛了,导致现在库存不少。如果流速不佳的话,今年618杀价猛烈那几个的机型‘说不定’双11也会很猛,‘等等族’今年依然可能胜利。”

沈义人接着又提出,为何这些品牌“一边喊缺货一边搞促销”,这也引出手机行业可能有用假象炒作的嫌疑。

“圈子里早就知道,整体芯片的供给量对国内市场来说是不缺的,只是说有些厂商囤货,有就收,人为制造了芯片紧缺氛围。”这也人为制造出手机产品紧俏的假象。戴军称,厂商在产品“紧俏”的形势下降价促销,目标也很明确,就是利用价格营销来抢市场份额。

前资深手机产品经理刘伟就沈义人所说的手机库存对《财经天下》周刊进一步分析称:去年华为芯片遇阻后,让出的市场份额,其他厂商都在抢占。“去年Q4开始,华为大概从2亿台掉到1亿台,让出来1亿台的市场空间。但小米、OPPO、vivo公布的扩产计划都在1亿台左右,加起来增加了2亿台左右的订单。”他说,总共1亿的市场备了2亿的货,总得想办法消化。

而在供给充足的对立面,需求却出现萎靡。“去年四五月份5G手机陆续上市,已经掀起一波换机潮。”刘伟强调,去年换了手机的用户今年不会马上再换。现在手机做工精良,内存8G起步,两三年内都没有再换的必要了。

“原先市场是供大于求,今年的供求关系更要拆开来,根据品牌具体来看。”戴军告诉《财经天下》周刊,今年的供需错位归根结底,是其他国产厂商没能真正接住华为让出的高端份额。

“冲击高端后劲不足,因为高端用户群体这几年有增加,但整体增加的比例没有各厂家新出的高端产品数量比例这么高。”他观察,用户群体就这么点,出了这么多款产品。“大家注意力都在中高端,中高端一下子就淤积了。”

图/视觉中国

华为南方大经销商田文的一个深刻感知是,华为P和Mate系列的老用户在不断推迟换机计划。“他们想换新机,但如果不想用苹果,就没得选,宁可先不换。”

他的华为门店服务数据显示,华为手机的维修量在增加,保修量在减少。这说明华为高端机用户很多正在成为“钉子户”。而华为余承东在不久前的鸿蒙发布中也公布,将以几十元的价格为华为用户提供更换电池服务,以此尽量延长老用户使用华为手机的时间。

根据田文的估计,苹果成为华为下滑的最大受益者,从中至少抢走40%的份额,小米OV分走了20%-25%,剩下的是延迟换机的人群。他认为,华为的品牌认同度依旧很高。

戴军告诉《财经天下》周刊,至今身边仍有不少朋友还在找他代买Mate40Pro,“最近两个月大概帮了十来个人。”近期也有消息透露,华为P50上市正在准备中。

“消费者的品牌认知根深蒂固。”多位分析人士对《财经天下》周刊表示。今年上市了多款骁龙888的高端机型,但对高端用户的拉力还是不明显。

等族和钉子户都是胜利者

华为事件恰好叠加了“后智能手机时代”。智能手机的发展已经10多年,科技滞胀和消费者欲望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明显,今年以来,越来越多的人加入“等等族”和“钉子户”大潮,前文出现的赵奢就是“等等族”一员。他们的声浪渐渐压过了过去时髦的“换机族”,(这也成为今年手机震荡的主要因素。

在今年6月18日当天,甚至出现了一个奇观:4G手机iPhone11的京东价格直降1000元,销量反超5G手机iPhone12,成为单日销量冠军。在豆瓣“买手机是件大事”小组里一个犹豫要不要换新苹果的帖子里,点赞最高的是组长的评论:“等等族永不为奴。”

这本不该发生在iPhone上,因为iPhone12是第一款支持5G的苹果手机。但在第一波5G消费者尝了鲜之后,许多购机者觉得5G对手机不是优点,反而是缺陷:不仅更贵更耗电,网络也不稳定,相比4G也没有新体验。

图/视觉中国

一位在知名研究机构的无线业务总监告诉《财经天下》周刊,自己甚至没有换5G手机,只换了5G流量套餐。5G应用匮乏是他拒绝换机的原因。“我们去韩国做调研,VR/AR应用在5G网络里用得很好,在4G里基本用不了,是个杀手级应用。但国内的5G应用开发很滞后。”

他表示,过去转型3G和4G的时代,运营商会主动推广入门级的便宜手机。但到5G时代,他们调整了终端补贴政策,给手机销量下滑火上浇油。叶秀江进一步解释:“2G转3G时,消费者预存很少的话费就能免费领手机,3G转4G时,在补贴高的地方买手机还能打5折。但到了4G转5G,运营商的终端补贴条件非常苛刻,要求你升舱,比如过去每月消费165元,现在要200多元。用户一算账就不转了。”

如今,手机对消费者的意义发生了转变:不再是每年换新的时髦玩具,而是耐用品。“在我家,手机就是传家宝,一代传一代。”张汤说,他用的iPhone6s是媳妇淘汰下来的,他则将自己此前用的iPhone5c淘汰给老丈人。这台iPhoen6s换过一次电池,赶上苹果免费换新电池,又换了一次。

张汤的房东,在北京拥有四套房,但从2018年后也不再每年换新iPhone了。他的一位同事,干脆是媳妇淘汰的手机给上高中的女儿,女儿淘汰下来再给他。“大家现在都有好几台旧手机,分摊一下功能,这个用来玩游戏,那个用来看书。没坏就没有必要换新。”张汤说。更何况每一年的旗舰级售价还在攀升,更造成销售阻力。

“手机市场确实在从增量向存量转换。它更像10年前的PC市场,我们看的不再是每年新用户增长,而是老用户换机。”有手机分析师称,创新的速度放缓,某种意义上,等等族和钉子户成了胜利者。

(戴军、刘伟为化名。)

郑重声明: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,仅作为参考,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处理!

上一篇:海关总署:对印度等国共12家企业采取紧急预防性措施

下一篇:OPEC+谈判僵局继续,阿联酋希望提高其减产基准

相关推荐

返回顶部